小小年紀,哪裡來這麼多愁思?

卻是晚晚睡不著,睜著眼凝望無邊無際的漆黑,寂寞見日出。

雖然或多或少只是由於捨不得電話的光亮,還有睡前的一壺綠茶。停止不能的大腦不受控制地轉幾百圈,逼著你想東想西,結果越來越精神----

自作孽不可活。

可失眠也有分層次。

一兩點不是失眠,依然是工作的時段,可能是習慣了,要想東西寫寫文字那都要等到夜深,永遠就是面對功課呆坐一個下午,把時間生生給浪費。

三四點的話,耳朵會一直塞著耳機。似乎不少人都有戴耳機聽音樂入睡的習慣,始終壓力大, 腦海裡堆積了一大堆白天的事務,明明不想理會,到夜深反而又在意起來了,需要依靠輔助才可稍稍驅走那些惱人蒼蠅(大多不是甚麼討人喜歡的事),享受得來不易的深度休息。

我喜歡上櫻井翔,還有嵐,所以現在播放的全部是他們的歌。

以前是蛇足。再早一些是super junior。

都是男人哈哈。

如果有哪次可以熬到五六點,我會暗自歡喜的爬起床(當然缺乏睡眠暈頭暈腦),努力伸出左手把窗簾布掀開一角,額頭碰著窗的玻璃,獨自欣賞這個時間的世界。

或者不應該用世界來稱呼,畢竟映入眼簾的風景似乎沒有相應的寬闊。向前望,對面是同款的居屋大廈,有幾棟大廈前後覆疊,像重影,一直到最盡頭是我曾經就讀的小學,塗得五顏六色的外牆擋住了剎時的思緒飄揚;幾棵樹繞圈圍著由大廈包圍的正中小庭院建築,肆意生長,也可能只是我自以為的肆意。還有鋪著淺灰、暗紅、米白磚的地面,磚頭寂靜的躺著,一直一來都沒有動----起碼我沒有見過。

就這些,我卻把他們稱呼作一個世界。

為何會有如此想法呢?大概只是被大廈與大廈中間夾著的一線天空迷花了眼。地為廬,天為蓋,天空包容著世間的一切。即使那個天空窄小可憐得像一條粉筆線,她依然可以廣納萬物。

那樣靜謐的藍,應只屬於同樣靜謐的心。天空仍未出現陽光的痕蹟,夜的安寧依然佈滿世界,但又不是全部。溫柔,善解人意的時刻,把所有的努力營造統統藏在清越似大海,同時朦朧黯啞的顏色之中。

從來沒有實際探知過這樣的空間,因為永遠都只是隔住一層玻璃,用模糊的視覺去感知,去想象,作不知真假的理解。

好像一碰就會碎,曇花一現的外在,實在教人鼓不起勇氣,即使只是輕輕觸摸。

不知道甚麼時候我才能寫出好文章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SJ汪<3 | Powered by LOFTER